www. 966 bbb.com

色的目眸不该存在天下间的,轻柔的声音对着怀中的孩子:洛儿,朕今天就给你一个交代,让你这些年所受的委屈一并给拿回来。阴险的目眸看着跪着的如贵妃和东城凤,深褐色的目眸满是恨意。父皇。东城洛篱哭泣着声音窝进东城邪月的怀里:父皇,六哥的眼睛好恐怖,以后一定,一定会害了更多的人的,父皇。对,那双眼睛一定会害了更多的人的,他和东城洛篱只是个先例,他容不得任何伤害凤的人存在。来人。东城邪月冷冷的声音道出,伴着他

卿两眼,似乎下定决心一般,她又凑近九卿身前,压低声音道,其实老奴早就受人之托,今日是来知会五小姐一声的。九卿讶异,这话早不说,晚不说,偏偏二人在厰明了关系之后,她才把话说出来。什么意思?是要自己承她的人情吗?仔细一想,又觉不对。承情也不是这样的承法,如果自己不提出跟她合作之前,她说出这样的话,自己或许会对她感激涕零。可是这时再说出这样的话,明显就有点画蛇添足了。那是为了什么?九卿头脑迅速运转,突然电光一闪——是不是她之前有什么顾虑?又想起她刚才教训青楚的话,和那颇有些语重心长的语气九卿心里终于有些了然,如果自己不提出和她合作,她才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她定是觉得自己和她已经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她如今已经无所顾忌,才把话说的如此明朗。所谓的入

(责编:www. 966 bbb.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