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缝

2019-01-09 10:50:41   来源:女朋友10p

下短期计划,分配一下小组工作,很快就结束了,周煜踩着点下的班,回到何和面前,又成了那只傻乎乎兴冲冲的大型犬:阿和,既然都出来了,我们在外面吃吧。何和笑了笑:好。明明两人从前都是常常在外面吃饭的人,最近则都是两人在家一起吃饭,今天这顿饭却格外有种约会的感觉,周煜也很有心计地把何和拉去吃西餐,点上了蜡烛还让侍者送了花,搞得特别有氛围。吃到一半,周煜举起酒杯,眼神热切真挚地说:阿和,谢谢你今天来等我下班,我很高兴。何和心说我只是想来试试感觉,而且如果没被发现的话,他也不会真的等他一起下班,大概看着他下

衷。江九卿的绣工,根本没受过行家的指点,活计有点粗。这样的手艺,在自己这个不懂得刺绣的现代灵魂眼里,都不过关,更何况她这个根生土长的古代女人?不过该演的戏还是要演下去。九卿看着王嫂子笑了起来,脸上被人称赞的高兴掩也掩不住,她迫不及待接着王嫂子的话音问道,真的吗?王嫂子,这还是一次有人夸我绣花绣得好呢。王嫂子眼底便嗖地闪过一丝微不可见的同情。她大概也知道九卿头脑不是十分灵光的毛病吧?是真的,五小姐。王嫂子错开目光,重新注视着帐子上的一朵缠枝牡丹笑着回答九卿。九卿更加高兴,往前坐了坐,仿佛要跟王嫂子促膝长谈的样子把自己倚靠的大迎枕递给她,指着上面的一朵云海睡莲给她看,王嫂子,你看我新近绣出来的这朵花好不好看?语气天真动作可爱,满心满眼都是等待着人

(责编:幼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