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涩情

2019-01-09 11:45:33   来源:守望人疌

对看了一眼,谁也不敢多说什么,各自找了地方坐下,三个人便各怀心事地静默下来。屋里的九卿起身给方仲威续了一盅茶,待仲威喝了两口才开口说道,将军是不是对家里的这一变化觉得很突然?她指的是皇上赐婚,方家娶她冲喜的事。既然方仲威不善言谈,她总得找个话题把自己要表达的意思引申出来。对于两个陌生人来说,也许这就是能够引起两人共同话题的切入点。方仲威没有出声,他狐疑地看向九卿。九卿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和他对视,将军,妾身有几句话,不知当讲不当讲?她把声音放的轻柔,语气却十分坚定。方仲威挑了挑眉,轻轻放下手里的茶盅,你说。布满血丝的眼里却带着难掩的倦色。九卿低下眉眼,双手互握,宽大的袖子正好遮在膝盖上,那妾身就长话短说她正襟危坐,淡然的话语轻轻浅浅地自口中而出

是他的门生,势力极强,令皇帝颇为忌惮。而武官一列并未加入争吵的人中,列于首位的便是李殷的舅舅,当朝大将军。有这两人坐镇文武百官之首,这便是皇帝李弦极其不喜当今太子的缘故,却也是他至今都不敢废太子的缘由。李殷在心中冷哼一声,侧脸望向李弦。他虽身为太子,临朝听政也有些许时日,却从不被允许提出任何看法。那个身为他父亲的男人,看似沉着脸,眸中却充满兴致地看着群臣争吵。李殷心中暗暗忖度:父皇,你未免太小看了皇兄。忘了当年是谁将皇位让予你的么?若非皇兄不要,你岂能如今天一般坐拥天下?错就错在你不该有如此重的

(责编:依依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