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rrr80.cnm

经知道咱们不在一个房间睡了她又想起方仲威上午说过的话来。那么老夫人的寓意也就在此了。她抬眼去看方仲威,方仲威正低着头摆弄手中的茶盅细细把玩,并不回应她的目光——仿佛茶盅上的花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力似的。九卿心里暗暗焦急。好了,散了吧,都早点回去休息老夫人下了逐客令,说完,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九卿一眼。众人各怀心思地一一散去。九卿走在最后,临出门时,就听老夫人突然叹道,这未经人事的姑娘,就是跟妇人的眉心不一样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让九卿全部听到。九卿一惊,就着没撂下的帘子回头去看老夫人,老夫人却如老顽童一样,竟然对着她眨着眼睛笑了一笑。笑容神神秘秘的,仿佛带着许多莫测的玄机似的。她那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少女和女人,在眉心上还能分出差别来不

!又是一声高亢的,伴随着男性的粗喘,万分清楚地传到每个人的耳中,之后便没了声息。片刻后,寝宫厚重的朱色大门缓缓打开。一名宫女扶着一位盛装的美貌女子出了门。众人均行礼道:恭送娘娘。那女子仿佛没有听到,神情恍惚地由宫女扶着上了小轿,回了自己的寝宫。一名值夜的宫女起身后,小声对身旁的同伴道:听说那位娘娘每回被殿下宠幸过后都要向别的娘娘炫耀一阵,骄纵蛮横。真不知殿下为何这么喜欢她,三番四次地要她侍寝。另一宫女稍显年长,听到这话皱起了精心描绘的娥眉,轻声道:别胡说,那位可是内定的未来太子妃!若得罪了她,你

(责编:wwwrrr80.cn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