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03

2019-01-09 14:10:03   来源:舔舔舔小说

兴许是从你为开始灵魂开始灵魂契约的时候,我对你有些喜欢,又或者是从六岁那年在野林外你把我从魔族的手中救下来时候强吻了我时就开始好奇了,也有可能是从躺在寒冰床上听着你10年如一日的声音时慢慢地爱上了。声音突然变的有些哽咽,他是在不舍龙焱寒那孤单的十年啊。大手轻柔的抚去东城凤眼角的泪水:都过去了,不 是吗?嗯过去了,所以吟,不管天上人间我都不会再让你孤单了。因为这颗心满满的都是你,已经装不下其他的了。你愿

了方仲威一眼,见方仲威面容比方才平和不少,她才又垂下头接着道,谁知道爹爹回来说他已在前线和老侯爷谈妥了我的婚事说至此处柳泽娇沉默下来。方仲威心里自是明白,那时父亲在前线领兵打仗,出去勘察地形时被西蒙人包围,他们带的人少,终因寡不敌众,死伤大半还是柳副将冒着生命的危险,拼死把父亲给救出来的。而父亲为了报答柳副将的救命之恩,为自己求取了他的女儿本应是一段佳话,没想到,当中却藏了这么样的一段隐情。柳泽娇静静地坐着,仿佛陷在了以前那段青春岁月的美好回忆里。方仲威又拿起地几上的碧玉扳指,在手里把玩,声音也开始柔和下来,那么你们为什么不跟你父亲好好说说?他指的是柳泽娇和其表兄黄玉赞议婚的事。柳泽娇已经完全沉静下来,看向方仲威的眼睛里带着一种破釜沉舟的气势

(责编:www.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