屄逼小说

2019-01-09 13:12:13   来源:wwwz00sk00l

与霄辰,两人均道初次见到醉月时,她已是这般模样。醉月对这件事讳莫如深,想必其中另有隐情,只怕是醉月不会直言道出。但长此以往,依兰香之效一旦减弱,后果便不堪设想。对于这个奇女子,他还是万分欣赏的,因此便想替她医好了那伤。醉月果然低头不语。正当叶思吟以为她不会再开口,正想起身道别之时,醉月忽然抬起头道:下毒之人乃苗疆大祭司。语气中有些微微的绝望与哀戚。苗疆本是以毒著称的国度,更何况是大祭司的毒前些年,她还曾遍访名医,却始终得到失望的消息。这几年,她几乎都放弃了。怕是连圣手毒医花渐月在此,都不一定能够

的。无论是财富或是权利,或是女人,只要他一句话,自会有无数人替他寻来;师妹嫁了人,也依旧是他的师妹,就如同当初渐月渐雪要离开,他也没有丝毫的感觉,毕竟他们是他的师弟师妹,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可为何现在他会觉得,他将要失去连艳了呢事实上,只是失去了一个床伴而已不是么若是要床伴,不仅仅是毒宫后宫的那几十名侍妾,他想要多少,就会有多少啊邪肆的眸子盯着眼前的背影半晌,终于开口:好。既然你如此坚定,本宫便允了你。罢了,不就是一个床伴而已么。从今以后,连艳除了不能与他共享鱼水之欢以外,她依旧会是毒宫的左护法

(责编:屄逼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