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情色小说

2019-01-09 11:38:28   来源:wwwrrr80.cnm

听的东城邪月的话,东城凤光滑的额头不悦的皱起,棕蓝色的目眸紧紧的盯着吧抱着他的男人,淡雅的童音缓缓的溢出:因为他是戚家的孩子,所以你怕了?怕?东城邪月剑眉一瞧,高傲的语气尽是霸气,沉稳的声音冷冷的吐出:凤若想要这天下,朕便立你为太子,但是戚家的人还不能动。天下?东城凤嫣红的小嘴荡起邪笑,棕蓝色的目眸染上同样的骄傲,淡雅的声音里夹杂着不容忽视的高贵和圣洁,清醇的溢出:父皇,不是只有坐在龙椅上,才能拥

美丽的脸上浮起一片势在必得的神情。起身走下床榻,拿起书案上昨晚凌霄未带过来还未看的书信,李愔眯起双眸:苗疆?皇兄,这次你可真是欠本宫良多。准备将霄未打包送给本宫吧。书信靠近未灭的烛火,片刻化为灰烬。临安·浮影阁。战铭看着跪在地上的暗卫,沉声问道:你可探听清楚了?此事万万不得马虎。那暗卫道:千真万确。属下听得玄悠琴在房中与人谈话,说的便是此事。你先下去。是。暗卫应声消失在屋中。战铭神色凝重地道:主子,区区苗疆不足为惧,只是我们如今要辅佐太子殿下登基,恐到时腹背受敌。叶天寒冷哼道:无妨。盯紧玄悠琴。

(责编:百度情色小说)